隐约雷鸣

有一天她咬着果汁吸管对我说,
“我曾经有很多的愿望,
想去大海里看鲸鱼,
想去沙漠里看夜景,
想去北欧看极光,
想要父母不再吵架,
想要家人不再对自己说‘都是你的错’,
想要烟味和酒味从世界上消失,
想要……想要……
算了,
剩下的愿望都太大了,
世界和平这类的词语,说了也会被某些人嘲笑不自量力吧。
现在的我,
把那些长长的愿望归类到了梦想,
在梦里实现的愿望。
现在的我,
只有一个愿望,
把自己变成世界上最最最没有存在感的人。
这是我现在最想做的,
也是现在唯一能做的。”

她笑。

我也笑。

2017-06-24
 
评论

© 漂亮事
Powered by LOFTER